助孕妈妈

中山13岁女生见网友助孕14岁女生与同学助孕

13岁初中女生与30多岁的男网友第一次约会,发生关系并助孕;高一年级仅14岁的两名同班同学,偷吃禁果助孕……这只是去年发生在市内一家大医院诸多“低龄人流”个案中的其中两个,案例中的女主角都是未成年人,她们面临的是第一次人工流产带来的伤害。

假如您有疑问,可随时通过网络:www.6899999.com 、QQ:800059923、互动平台:fuke800059923在线咨询廉江新时代妇科医院的妇科专家,进行及时有效的健康咨询或预约门诊。

今年两会期间,市政协委员谢永芳曾提出提案,建议重视和解决未成年女生“低龄人流”问题。日前,南都从市人民医院、博爱医院、小榄人民医院、东凤人民医院等市、镇两级多家医院了解到,去年,几家医院整年的人工流产病例数量均不低于4000例,小榄人民医院去年人流病例甚至达到112 6 4例。其中,不满18岁的人流病例,分别占比为5%10%。

初中生初次见网友发生性关系

市人民医院妇科人流后关爱门诊(PA C)主要负责人钟锴娜介绍,去年下半年先后有两例低龄人流案例,让她印象深刻。其中一名意外助孕的女孩,年龄还不到14岁。

“她在网上认识一个30多岁的中年男人,第一次约出去就发生了关系。后来发现助孕,她一个人来找我,也不敢告诉家长。”钟锴娜介绍,去年下半年,这名初三女学生独自一人来医院求助,而她当时仅有13岁8个月,不满14周岁。按照法律,与其发生性关系的男子,涉嫌强奸。

钟锴娜建议女孩先不要告诉嫌疑男子,要将情况告诉家人并第一时间报警。但让人失望的是,这名女孩始终不敢向家人提起,而是先与其男网友商量,而这名男子接完电话后便消失了。

“妈妈带着孩子一起来医院,骂女儿太傻,母女俩一起哭。”钟锴娜介绍,与网友失去联系后,这名女孩只能无助地向家人坦白,但一切为时已晚。

14岁女孩与同学偷吃禁果

钟锴娜介绍,自己接触的低龄人流案例中,除了校园外发生的,还有发生在同学间的。同样是去年下半年,一名14岁的女生与同班男生偷尝禁果,最终助孕。

“女方的家长觉得这事不光彩,不敢声张,男方刚开始不知道,知道后还责怪女方家长,说是女孩子带坏了男孩,影响了自己孩子的学习成绩。”钟锴娜表示,同班同学发生这样的事,首先表明该校性教育不足,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差;而双方家长的态度,也让人感觉他们似乎都没意识到,出现这种事,说明家庭在对孩子教育方面的不足。

14岁打工妹产子做母亲

市人民医院妇科人流后关爱门诊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其接触的案例中,相当一部分人避孕知识相当匮乏,很多人完全不知道如何避孕或不懂得如何有效避孕,外来务工年轻群体中,这种现象更普遍。

东凤人民医院妇科主任李文珍介绍,去年自己就曾手术过一个外来工低龄助孕病例。不同的是,这次不是帮其做流产,而是生产。这位年轻的妈妈生产时仅仅14岁。她介绍,与女孩同居的男友也是一名外来务工人员,女孩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会助孕。“肚子一直在大,家人也不知情,后来发现不对劲,去医院检查,已经助孕5、6个月了。”李主任说,最终家人商量后无奈决定,将孩子生下来。

李文珍表示,类似因为性知识和避孕常识匮乏,低龄人群意外助孕情况并不少见,甚至一些已经20多岁的年轻人,助孕之前完全没有避孕的意识和常识,令人痛心疾首。“有的因为意外提前做父母的年轻人,两人年龄加起来还不到33岁,双方都是十六七岁。”李文珍说。

[现象]

医院宣教避孕知识被投诉

2011年9月24日,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等机构在京启动了“关爱至伊·流产后关爱(PA C)项目”,在全国推广流产后关爱优质服务示范门诊,为流产后女性的生殖健康等提供标准化的服务模式。

市人民医院妇科人流后关爱门诊(PA C)主要负责人钟锴娜介绍,该院妇产科于2012年6月正式按PA C项目标准开展工作。在工作中,工作人员在医院的妇科等门诊公共区域,以宣传海报、LE D显示屏展示等多种方式,对避孕等性知识进行宣教。出人意料的是,居然有成年人认为宣教的内容“儿童不宜”,投诉到院方的医政部门。

钟锴娜表示,这只是其工作中遇到的一个很小的细节,从这些现象里可以看出很多人对于性知识的匮乏,同时还有性观念的保守。她举例,比如此前北京市推出的中小学性教材,内容以漫画的形式呈现,对于中小学生是通俗易懂的,同时也避免了对人们传统观念的尖锐冲击,但依然被很多人反对,被批为“黄色漫画”。“已经很委婉了,如果我的孩子能接受到这样的性教育,我觉得是很幸运的。”钟锴娜表示。

[数据]

市人民医院:14岁以下人流占比2% 3%

市人民医院妇科人流后关爱门诊(PA C)主要负责人介绍,该院近几年人工流产病例总数平均在4000例左右,去年有近5000例,其中未婚未育病例占比57%以上,1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占比超10%。“14岁以下的也有2%~3%,这个是很惊人的,这些是未成年人中的未成年人,很多生殖器官都还没有发育好。”该负责人表示,14岁以下的低龄人群每年的人流比例让人震惊。

某医院妇科相关负责人介绍,该院妇科门诊去年接到的人流病例总数大约5000例,由于未做详细统计,其中未成年人所占比例不得而知。但是,该院相关负责人透露,仅去年一年,因为人工流产而住院治疗的未成年病例就有近20例。

某人民医院妇科主任李文珍介绍,该院去年接到的人流病例有4000多例,其中不满18岁的人流病例占比10%左右,且这个比例已经连续维持多年,变化不大。

在近日采访的多家市、镇两级医院中,小榄人民医院年均接到的人工流产案例数量更为巨大。小榄人民医院何院长介绍,去年一年共有11264例。在这些人流病例中,未婚居多,低龄人群占比也令人堪忧。“18岁以下的,没有详细统计,大概占5%。”按照该院负责人介绍,该院去年一年接到的未成年人人流病例可能达500多例。

[声音]

妇科医生:低龄人群人流数逐年增加

某人民医院妇科主任李文珍表示,镇区医院一年人流案例总数,可能并不比市区大医院少,而且由于流动人口较多分布在镇区工厂,所以人流案例中外来务工的年轻人员并不鲜见。“可能很多人独自出来打工,家人不在身边,难免空虚寂寞,工厂里也不可能有很好的途径去接受性教育,自我保护意识也很差。”李文珍表示,其印象深刻的几个案例都是外来务工的年轻女孩,因意外助孕到医院做人流。

市人民医院妇科医生钟锴娜表示,近年来人流病例的发生呈现出更加年轻化趋势,低龄人群人流的数量逐年增加。主要原因是年轻人的观念比以前更加开放,但性教育的普及却不理想。钟医生的观点,在采访中也得到了多家医院负责人的认同。

在受访的4家市、镇两级医院中,市人民医院、博爱医院、小榄人民医院均已开展人流后关爱(PA C)相关服务项目。东凤人民医院妇科主任李文珍表示,该院目前也正在着手开展人流后关爱服务项目,但是她同时表示,“这个项目开展得再好,也已经是在人流后,伤害已经造成,只是可以避免重复流产的发生。PA C开展的同时,政府、社会、妇联、学校等,更应该重视性教育的普及,这是避免发生人流的根本。”

某人民医院何院长表示,除了加强学校和家庭的性教育,目前社会上存在的可能将年轻人引入误区的现象也亟待整治。“一些无痛人流的小广告贴得到处都是,几乎都是非法行医。还有一些应急避孕药的电视广告,做得非常夸张,其实应急避孕药并不是万能的,而且对于身体伤害非常大。”何院长表示,政府行政部门应加强对违法违规避孕产品广告的管治,加大力度打击非法行医。

政协委员:性教育课题必须从小学抓起

市政协委员谢永芳表示,全市人流低龄化趋势亟待扭转,必须解决。教育工作者和政府以及家庭必须承担起应负的责任。他建议学校和家庭要正视未成年人的性教育课题,必须从小学阶段开始抓起。无法彻底遏制和杜绝性生活低龄化的情况下,学校和家庭必须对中小学生传授避孕、紧急避孕知识,让未成年少女学会自我保护。

谢永芳表示,学校和家庭要向中小学生开展人流知识教育,要让中小学生尤其是女学生,理解人流对身体和今后人生的巨大伤害,让未成年学生懂得过早性生活和过早助孕的危害。而且要让未成年学生知道,万一意外助孕,做人流手术要趁早,尽量在三个月之内终止妊娠。

要遏制和扭转人流低龄化趋势,不能只靠未成年人自我疗伤,政府、学校、家庭和社会都必须参与进来。谢永芳建议,政府部门还须加强对人流广告的管理,禁止五花八门的人流广告充斥电视和大街小巷。出台措施,绝不能允许在学校周边张贴和散发人流广告,不让未成年人受毒害。

[少女情感个案]

小芳 离家出走,父母报警找回

小芳是中山某中学初三学生,也是老师眼中的“问题少女”。今年一月份,她离家出走一夜未归,爸爸与其对话让她回家,她却不愿意告知行踪,最终父母通过报警来找到她。回到家后,父母问小芳去了哪里,她一开始默不作声,后来说自己宁愿去医院检查,也不会说晚上去了哪里,和谁在一起,气得爸爸拿皮鞭抽她。

小芳在学校也曾“惹事”,她得罪了班里的一名同学,对方称要找人来打她,于是她也马上找了在校外交的朋友,双方差点闹起冲突。小芳觉得班上同学都是重利轻义的,有吃的就可以一起,没有吃的就几天不理自己;而父母就喜欢妹妹,总指责自己;但外面的朋友“讲义气”,所以自己有困难可以寻求帮助。

小芳的朋友基本都是男性,有的是在学校里的男同学,更多的是社会青年,也因此常常约去外面玩,这让父母非常担心她的安全。妈妈常常追问她是不是交了男朋友,而她对这类问题非常反感。爸爸有一次还拍下了她约玩的两个男的照片,并以此质问女儿,但她依旧拒不承认。上次夜不归家,妈妈担心女儿吃亏,坚持要带她到妇科检查,也被严词拒绝。

经过与社工多次的交谈,小芳稍微卸下了防备,她说自己和女同学做不了朋友,跟男的才玩得来,在家里爸爸妈妈总是骂她,和外面的朋友在一起,她觉得开心有安全感。而对于交男朋友,小芳说这个无所谓,就是在一起玩,拉拉手抱一抱也正常。而提到是否会有亲密关系甚至性行为,小芳则拒绝交谈,坚持表示“没有”。

观察:别让孩子到外寻求爱

中山市阳光社工中心学校项目片区主任郭晓利认为,小芳内心非常渴望他人的关心和关注,也渴望做一个被人喜欢的女孩,但由于家庭原因,母亲常常责骂她,从没有表扬,父亲还鞭打过她,这让她渐渐找不着父母的爱;在学校她想吸引中山13岁女生见网友助孕14岁女生与同学助孕他人关注,但学习成绩不好,于是误入歧途找些社会青年“罩着”自己,装出一副“大姐大”的范,认为这样别人就不会欺负自己。家庭爱的缺失,让小芳到社会上寻求爱,这对于身体长大而心未长大,缺乏辨别能力的青春期少女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中山学校社工也曾跟过几个因谈恋爱而割腕的初中女生案例,小小年纪因与男朋友分手而伤害身体,这几名女孩认为拥抱亲吻是“很正常的事”,提及性关系方面表示懂得,但拒绝谈及自身。郭晓利认为爱的缺失是导致女生犯错的主要原因,她们会寻求其它方式来得到爱,但不具备辨别能力往往容易受到伤害。

小颖 与网友约会,一月不归家

中山市某中学一位老师透露,他在某年做初一班主任时,有一位学生小颖(化名)因妈妈再婚助孕,觉得心里很难受,离家出走一个月。小颖一直不知道爸爸是谁,从小就是妈妈带着她。其实,说起来小颖也是同学们羡慕的对象,长得漂亮,妈妈又能干,家里住别墅,几乎要什么有什么。可是,妈妈在家陪小颖的时间特别少,而即将到来的弟弟或妹妹更是让小颖觉得妈妈以后分给她的时间就更少了。可是小颖心里难受,又不知道跟谁说,因为平时不怎么跟同学接触,学习也不好,似乎老师同学都不怎么关注她。

在得知妈妈助孕几天后,小颖没有来上课。班主任打电话给她妈妈,才知道小颖也不在家。随后小颖妈妈报了警,一个月后小颖被找到,妈妈把小颖关在家里。可第二天,小颖竟然从别墅的二楼阳台直接跳下去。事后班主任得知,小颖是和社会青年在一起,很可能是上网认识的朋友。小颖觉得妈妈助孕了,就不要她了,有人对她好就不愿意回家了,也有报复妈妈的意思。后来小颖妈妈找到学校,希望女儿能再回校上课,但学校不同意,后来小颖转学了。

观察:性心理引导很重要

中山市教师进修学院教育学高级讲师吴燕华经常会应中学的要求去给学生讲青春期教育课程,她讲课的内容除了一些性知识,还有性心理引导,恋爱观、价值取向的引导。“现在中学的孩子其实对于性知识并不是不懂,他们大都知道性行为会带来什么后果,也知道如何避孕。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性心理,要引导他们的价值观。现在一些中学里总会出现个别学生谈恋爱,甚至夜不归宿。这个阶段的孩子比较容易受环境影响,有些女孩子看到别的同学有了‘男朋友’,她们就会觉得我也要有,否则就是没有吸引力。所以对于价值取向、恋爱观的引导很重要,要让她们明白该不该这样做。”

这些发生早恋或过早性行为的孩子多是家长关心不够,如小颖就感觉自己是被人遗忘的。“尤其是一些留守的孩子,父母成天都不在家,把孩子交给爷爷奶奶管,很容易出问题。所以我建议学校在开家长会时能提醒家长多关注孩子,或是假期前给家长一个温馨提示,让家长对于孩子晚上几点回家等给予一定的约束。”

(本文摘自《大粤网》,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涉及未成年人均采用化名)


临沂代孕的利弊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Copyright © 2002-2030 上海涂彤助孕网